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享受阳光

愿所有人的生活永远阳光灿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的记忆(故事)  

2010-06-01 09:00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(  杜撰莫对号入坐)

 我出生在农村,我的家乡四周皆丘岭,土地贫瘠,村子的周围全是小叶杨,到了春天站在岭上俯视村里,泥墙瓦舍掩隐在略带鹅黄的绿树丛中,回想起来简直美过陶渊明的田园诗。盛夏的翠绿,晚秋的金黄更是美不胜收。小叶杨的脚下是一条小河,小时侯到了夏天就愿意到河里趟水,冬天到河里滑冰,其乐无穷。可惜小的时候很少有机会去享受欣赏,回想起来真是遗憾。

      上学

       在心中留下印记的往事是在六岁的时候,记得有一天村小学的张老师到我姨家,我和母亲也都在那里,张老师动员母亲和姨让我和与我同岁的表弟上预备级,也就相当于现在幼儿园的大班,姨很快就答应让表弟去,我也特别高兴,可母亲说:“不行,你还得照顾弟弟和妹妹。”那时妹妹两岁,弟弟也就五六个月大。我抱着母亲的腿恳求说:“娘,你让我去吧,我想上学,让我去吧,让我去吧。。。。”可母亲就是不让我去,我也没办法,只好晚上一年。表弟见我不去他也不去了。到了第二年我终于能去上学了,背着母亲用碎布对成的书包,每天一蹦三跳的跑着上学。 但母亲有一个条件:就是每天上午最后一节课不能上必须回家照看弟弟妹妹,再加上看种着菜的园子,(那时母亲为了照看弟弟妹妹,又不能耽误上工只好承包了给队里看菜园,每天可以挣到固定的工分。)我带母亲看着,母亲回家喂猪喂鸡然后在做饭,等吃完饭收拾好了家再让我去上学。上了没两天老师说我聪明让我直接升一年级,给我发了语文数学,我拿着心爱的新书,一蹦三跳跑回家显耀给妈妈看,没想到妈妈却虎着脸说:“赶快给老师退回去,你没上预备级每天还得请假能赶上课吗?”就这样没有商量的余地,我只好乖乖的极不情愿的把书退回去了。后来在小学的几年中只记得很受歧视,原因是我家是移民,听母亲说我老家土地肥沃,位居滹沱河畔,当年为了保卫京津修水库只好搬家,但我家并没有随大批移民搬迁,而是搬到了我姨妈的村子了,爷爷奶奶他们也没跟我们搬一起。我的一个邻居因为房地基的原因和我家别扭,小学老师正好是他们家人,因此好多孩子巴结人家不愿和我玩,甚至欺负我,其他同龄的孩子,大多有哥哥姐姐在学校当保护伞而我却没有,我有一个姐姐比我大六岁,我刚上小学她正好上初中,她也曾经被人家欺负的差点不上学,在我母亲的坚持下总算上下来了。我很感激我的母亲,她一个人带着我们四个孩子,在那么艰难的岁月里都坚持让我们上学,真是不容易,那时候好些家庭孩子多带不过来,因此家里的一些大孩子都不让上学的。她是一位坚强伟大的母亲,我从心底里爱她,尽管在我十八岁前的记忆中,在家里除了母亲不停的使唤我干活,就是拳脚、棍棒、笤帚、鞋底...........还有所有骂人的脏话,其余什么也没有,但我仍然爱她,感谢她让我上学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,我从心里希望她健康长寿。小学的几年也没记得在学习上吃苦,学习成绩好像还不错,没费力的考上了公社中学,我们村二十多个学生考上了四个。我的小学生活就这样马马虎虎的过去了。

上工

      记得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每每放假队里让上工,我虽然上学晚,但从没留过级,其他孩子要么留过级,要么上学更晚,我们生产队四年级以上的小学生数我年纪小,记得我们七八个人在一起修棉花,人家只找我的差,眼睛总是盯着我修过的棉花大声呵斥:“你看你什么也不会,该搬掉的枝没搬,不该搬的偏搬了。。。。。”我很委屈,便看看其他同学修的有的也和我一样,但人家却没受到呵斥,但也不敢言语,只好默默的忍受。两个带班的比我大六七岁,有一个是邻居的姑娘,另一个当然也是巴结人家了,因为邻居是我们队上的大家族,其余都是人家本家的人,有一个是我同班的同学虽然不是人家本家但也有些瓜葛,每每休息的时候,人家在一起唧唧喳喳的说话,没人理我,我天生倔脾气,也不会巴结人。心想:你们不理我,我还懒得答理你们。因此总是自己默默的在一边玩。有一次早晨起来,队长带上我们几个小学生去拔芝麻,几个人可以包一块地,差不多也是在一起修棉花的那几个人,我知道人家肯定没人愿意和我在一起,因此赶快跟我同班的那个同学说:咱俩在一起吧。那个同学比我大三岁,碍于同班的面子,勉强答应了。但那伙人包了工马上把她叫走了,只剩下我一个人了,我气得大哭起来,也不包工了,边哭边骂跑回了家,跟母亲说了,母亲说:“别哭了,咱以后不跟他们去了,你去拾柴,我跟你姐姐挣工分。从此假期里我就天天背着篓子一个人孤孤单单拾柴。(因为其他同龄的孩子大多有爷爷奶奶、叔叔姑姑、哥哥姐姐帮忙,不用带小弟妹,不用拾柴。)那帮人还跟队长告状说我不上工,反正我小,队长也没太计较,母亲也不理他们的差。我从小就不敢说话,性格忧郁也许是那时的生活环境造成的吧。

打架

 

        想起那次打架真是痛快淋漓,那时大约有十多岁,有一天 母亲不在家我便带了一群孩子到我家玩,(当时村子叫某某生产大队分三个小队,我家是二队,虽然在我们队里很受气,但相邻的一队的人们和我们还算友好,和我在一起玩的主要是一队的一些同龄的小朋友)邻居有一个小女孩叫军叶比我大两岁,也和本家的一群孩子在一起玩,那群孩子的平均年龄比我们至少大两岁,他们从墙外面听到我们家唧唧喳喳挺热闹,便朝我们家扔石头,我们跑出去看到了他们便开始对骂,军叶到家里拿出了一根长长的向日葵秆子扬言要和我们打架,我们也跑到家里一人找了一根棍子,我家有一个打桃子的木杆子很长很硬(那时我家满院桃树),我家墙根有一棵槐树稍高些其余是些没有膝盖高的天然小榆树苗(风吹榆钱自然落在那里长出来的)军叶拿起秆子便给把小槐树打折了。他们家周围是天然的小椿树、小榆树有多半房檐高,我一看也不示弱,拿起杆子朝她家的树砸去,一场混战开始了,只听噼里啪啦,稀里哗啦那些小榆树、小椿树可就残了全没了脑袋,成了没脑袋的光杆司令了。我心里感到非常的痛快解气,我家的小槐树当然也没幸免,小榆树苗被揪了一顿脑袋,楞是根深蒂固没被揪下来,多坚强啊!(我感觉小榆树正如倔强的我)吵嚷声、漫骂声、噼里啪啦,稀里哗啦声终于惊动了大人,军叶的娘出来了才制止了这场恶战。这是我童年的历史上唯一的一次恶战,以小胜大,以弱制强,不畏强暴,最感酣畅淋漓的一件事,现在想起来真是幼稚可笑又童趣无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童年以我上初中而告终,无论是上学还是假期上工都很寂寞,很忧郁,在家里除了干活带小妹小弟,没有什么自由,父亲那时不常在家,每每回家一次就是和母亲吵架,每次都吵得很凶很凶,甚至大打出手,在我的记忆中从没见过他们和睦相处过。左邻右舍没有不知道的,这无疑在我幼小的心灵上又添加了一层阴影,每每一看到他回家就很恐怖,黑着脸,从没见过他对我们慈爱的笑过。童年是黑色的,我的心好象被一层厚厚的黑雾笼罩着,无法拨开,没有阳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